在写给维州课程与评估管理局主席沃德洛(Chris Wardlaw)的信中,马连劳写道:“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问题是,现在是否应向学生提出一个更明确的目标,要求他们只有在达到最低读写与数学标准的前提下,才有资格取得VCE证书或VCAL(维州高中应用技能证书)证书。”

“现在生意不好做了。”做假鞋生意十几年的档口老板徐阿路(化名)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