沃瑞尔:我们公司的人才曾经就职于谷歌、苹果、思科以及特斯拉等等。

宋立水说,在日本一旦被发现剽窃或者作假,通常就要付出沉重代价,甚至是“一生的成本”。